当前位置:明星网 > 星闻 > 明星动态 > 正文

北京空港易行垄断经营首都国际机场CIP贵宾服务20年

2017-08-15 12:20:56 来源:长安法制网
     坐飞机不用排长队办票和安检,还能够直接从休息室被送到停机坪的飞机下。

豪华厚实的地毯,暖黄色的灯光,柔软舒适的皮质沙发,免费的软饮茶点和阅读、上网服务……对于常坐飞机出行的人而言,这样的场景并不陌生。

在北京首都机场,竟然还有比航空公司还牛B的“北京空港易行商务服务有限公司”设置有这样装饰豪华、别致温馨的贵宾室,主要是对高端客户提供贵宾休息服务。

忙忙碌碌、人流穿梭的机场之中,贵宾休息厅给人留下的印象往往带着几分神秘。

北京空港易行垄断经营首都国际机场CIP贵宾服务20年

本报记者 小青 发自 北京首都机场

举报:空港易行控制首都机场贵宾服务20年

北京空港易行垄断经营首都国际机场CIP贵宾服务20年

6月12日,记者接到首都国际机场内部知情人报料称,曹思宁勾结首都机场集团下属的空港贵宾服务管理有限公司陈京云、采取暗箱操作的方式,损公肥私,侵害国有资产、导致大量国有资产流失。

知情人举报材料称,首都机场集团及首都空港贵宾服务管理有限公司在管理国有资产、公共资源过程中暗箱操作,从不履行公开招投标程序。陈京云20年来一直控制首都机场贵宾服务公司,他伙同曹思宁的北京空港易行商务服务有限公司,内外勾结,近20年来长期非法侵占稀缺公共资源及国有资产、谋取暴利。

调查:空港易行经营首都空港贵宾公司休息室

北京空港易行垄断经营首都国际机场CIP贵宾服务20年

首都国际机场内部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空港易行名义上是曹思宁控制的公司,实际上有首都机场陈京云等领导的股权和利益!

为调查事实真相,记者来到北京首都机场调查采访。

采访中,首都国际机场内部知情人士透露,首都机场贵宾厅的业务由“要客部”负责。

Company Important Person,作为这些公司对高端客户的服务或者增值服务,银行的VIP贵宾厅都在其中。

作为机场商业设施的一部分,最初,大多数机场的贵宾休息室,是为航空公司、银行、通信运营商的高端会员设立的,后来,首都机场也成立了自己的贵宾服务公司,为其他公司代理贵宾休息室服务,并按照进入的人头结算服务费。

对于首都机场来说,将原本就稀缺的资源用做贵宾室而不是商铺,自然是因为这是不错的收入来源。

据了解,首都空港贵宾服务管理有限公司是首都机场集团公司全资企业,是为中外重要贵宾、高端商务人士抵离机场提供接待服务的专业机构。

在首都国际机场,大大小小的贵宾室有数十个,分别隶属于航空、银行等不同公司。

北京空港易行垄断经营首都国际机场CIP贵宾服务20年

7月6日,记者来到首都国际机场3号航站楼,在候机大厅,有一个CIP柜台,一名女性工作人员向记者推销空港易行的任享卡,她告诉记者每年1280元的任享卡可以本人一年内无限次使用国际航班VIP服务及国内航班VVIP服务。

首都机场2号航站楼40号登机口旁边就有一个贵宾休息室,7月8日,记者来到这里,看到贵宾休息室由磨砂玻璃围挡而成,记者透过贵宾室的玻璃看到,贵宾室内装修精致,里面配有浅色的扶手沙发,有书刊杂志,还配有电脑。当时里面有十多位乘客在候机,有乘客正窝在沙发里,翘着脚,休闲地看着杂志,他面前的茶几上则是一杯热茶,还有的乘客正在使用电脑上网。

在贵宾休息室门口左边的提示板上,标有中国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广发银行等字样。

首都机场T2航站楼的CIP餐厅位于35号登机口对面,在CIP信息牌上有标出来,可以选择离你登机口近的休息室。

记者走进贵宾室体验了一把,工作人员表示,“乘客在贵宾室可享受礼宾人员全程协助代为办理更换登机牌、托运行李、代购保险;免费提供各种饮料、报刊、杂志、高速上网;提供航班号、机位、登机时间查询等服务。”

记者了解到,这些贵宾室的设施差不多,提供的服务也是大同小异。

工作人员介绍,这里的看似神秘的贵宾室,其实也就是网络、茶水、饮料、杂志和小食品,以及候机提醒等等。

采访中,有银行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首都机场贵宾厅的经营权及维护作业均由首都机场贵宾公司负责,我们在机场看到某某银行的贵宾厅,其实只是银行向机场付费获得冠名权。冠名费又会因为贵宾厅的大小、位置、服务内容等的差异而不同。今年,某银行刚花了220万元在首都机场冠名了一个不享受贵宾停车位的CIP休息室。

除了冠名费,银行还得向机场按人次缴纳使用贵宾厅的费用,大约每人次是200元左右。

这名工作人员还告诉记者,首都机场的贵宾室都是空港易行在经营。他们都是空港易行的工作人员。记者看到挂在墙壁上的营业执照是首都空港贵宾服务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陈京云。

内幕:空港易行是首都空港贵宾公司的唯一战略合作伙伴

首都空港贵宾服务管理有限公司的业务为什么交给空港易行来经营呢?

北京空港易行垄断经营首都国际机场CIP贵宾服务20年

记者了解到,首都空港贵宾服务管理有限公司于2000年04月25日在顺义分局登记成立。当时的董事长是首都机场集团公司办公室主任赵啟江,总经理、法定代表人是陈京云,公司经营范围包括销售包装食品、冷热饮料、酒、国产卷烟(限零售)等。

首都国际机场内部知情人士告诉记者,2003年,曹思宁就开始用他自己的公司与首都空港贵宾服务管理有限公司陈京云合作。2014年,曹思宁成立了北京空港易行商务服务有限公司继续与首都空港贵宾服务管理有限公司陈京云合作。

采访中,首都国际机场内部知情人士质疑首都空港贵宾服务管理有限公司为什么要把VlP休息室承包给北京空港易行商务服务有限公司经营呢?

一个民营企业能够这么牛B在北京这么重要的对外窗口独家经营,可想而知背后的水有多深。

记者调查得知,北京空港易行商务服务有限公司于2014年8月11日在顺义分局登记成立。法定代表人曹思宁,公司成立时股东是山泉、党军、和康富英格尔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经过股权变更,现在股东是康富英格尔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北京诚高易行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新维融汇信息咨询中心。空港易行董事会、监事会、高级管理人员为:曹思宁、何超、唐晓林、山泉、刘泉、申凤琴、王雪、陈涛。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翻译服务;项目投资;企业管理;经济贸易咨询等。

北京空港易行商务服务有限公司的一份宣传材料称,公司是首都机场集团公司下属公司首都空港贵宾服务管理有限公司全球商旅机场项目的唯一战略合作伙伴。

记者从网上的一则集中采购的中标公告了解到,交通银行北京市分行集中采购办公室对2016年沃德机场增值服务项目公示。交通银行北京市分行集中采购办公室采用单一来源方式对 2017-2019年沃德客户机场贵宾服务商项目向社会公示的内容第三点称,采用单一来源采购方式的原因:北京空港易行商务服务有限公司前身为首都机场要客部,负责首都机场贵宾服务的接待工作,面向企事业单位、各大金融及国提供嘉宾服务,在首都机场具有排他服务的行业特征。

提供此项服务的供应商具有唯一性。首都国际机场是国内最主要的超大型机场。首都空港贵宾服务管理有限公司为首都机场集团公司全资企业,是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提供商旅服务的唯一机构,北京空港易行商旅服务有限公司为其唯一商旅服务平台。自2016年至2020年间。首都空港贵宾服务管理有限公司全权委托北京空港易行商务服务有限公司开展机场商旅服务业务并与客户签署相关业务协议。

质疑:违反“八项规定” 躲过巡视 他的后台是谁

北京空港易行垄断经营首都国际机场CIP贵宾服务20年

采访中,首都国际机场内部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在2014年国家民航总局纪检组对首都机场的巡视中,首都机场的陈京云和曹思宁极力掩盖其“公器私用”不法行为,在巡视组巡视期间,他们把各CIP贵宾厅门头上的“空港易行”牌子摘去,侥幸躲过了巡视组检查,等巡视组离开后再重新悬挂。

首都国际机场内部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最近,他们的不法行为再次升级,把这些稀缺资源和资产独家授与“空港易行”经营还不够,还要以国有资金投资入股“空港易行”,彻底把这些国有资产和稀缺公共资源独家绑定给“空港易行”,把之前赤裸裸占有国有资产和公共资源的手法变得更为隐蔽,把国有资产和公共资源永久变成少数人控制的摇钱树!他们的目的一旦得逞,国有资产将永久受损。

首都国际机场内部知情人士说,以曹思宁为代理人,违反“八项规定”,将大手伸到全国其他机场,长期用首都机场国有资产置换其他机场利益无偿归个人所有。

曹思宁以首都机场干部身份与其他机场谈合作,以在首都机场超“八项规定”接待全国各地政府大小领导为吸引,换取其他机场与“空港易行”签署协议,不但蓄意破坏“八项规定”,而且把本该首都机场取得的权益变相无偿授予曹思宁的“空港易行”。

曹思宁何许人也?记者手中有一张曹思宁的名片。曹思宁,首都机场集团公司要客部销售分公司总经理,首都空港贵宾服务管理有限公司嘉宾服务分公司副总经理。首都机场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曹思宁就是以这种首都机场领导的身份开展工作的。其实曹思宁的真实身份只不过是北京空港易行商务服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曹思宁拥有这个身份,作为陈京云的代言人,他在首都机场拥有各种特权。曹思宁及其车辆长期有权堂而皇之随时出入首都机场敏感区域,包括政要接待区域。

北京空港易行垄断经营首都国际机场CIP贵宾服务20年

首都国际机场内部知情人说,首都机场的李培英都被枪毙了,曹思宁这个小喽啰却安然无恙,他的保护伞是谁?他代表了谁的利益?如果不存在保护伞,曹思宁何以近20年能够不按规定程序独占首都机场国有资产?

首都国际机场内部知情人说,陈京云作为贵宾公司负责人,运用行政手段强制要求首都机场集团辖下成员机场把核心服务资源独家授予贵宾公司,目的是先让贵宾公司独家掌握辖下各机场的核心资源,然后再把这些资源像首都机场贵宾公司一样独家绑定给空港易行,实现他的个人利益。

呼吁:空港易行早应撤出首都机场

北京空港易行垄断经营首都国际机场CIP贵宾服务20年

记者了解到,早在2014年,为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的精神,中国移动、电信、联通三大运营商已在“十一”前关闭机场贵宾厅。

一家银行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在机场设置一间贵宾厅,一年的费用能够达到上百万元。取消贵宾室,的确节省了一笔不小的开销。现在中国移动、电信、联通三大运营商关闭了贵宾室,银行单位也会跟进吗?

对于中国移动、电信、联通三大运营商撤走机场贵宾厅,一些正在公共候机区的乘客表示,具有“特权”性质的贵宾休息厅的撤销,不一定是坏事。

有消息称,不只是通信运营商,民航、金融机构等开设的贵宾室,也在关闭范围之内。

“现在规定要关闭贵宾服务,是国家为了防止国企、政府部门铺张浪费而发布的,自然是好的。”经济舱旅客刘先生认为,大部分旅客是不会花钱去享受这种待遇的。

也因此,不少人认为,为贯彻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的要求,防止官员奢靡之风盛行,必须收回这些VIP客户的“特权”。

记者认为,北京空港易行商务服务有限公司垄断经营的首都空港贵宾服务管理有限公司的CIP贵宾服务服务休息室也该撤出北京首都机场了。

来源:http://www.h-china.com.cn/html/7098.html

1.jpg